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它不是抗体,它是活体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成像新工具

标签:不是,抗体,它是,活体,体细胞,细胞,奥林,奥林巴斯  2019-7-8 11:22:14  预览

  

几十年来,科学家们巧妙地运用免疫系统追踪入侵病奥林巴斯显微镜原体的自然抗体和其选择性标记机制来设计基于抗体的各种探针,研究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内不同类型的蛋白质。最行之有用的一种技术名叫抗原表位标记(epitope tagging),抗原表位与目标蛋白融合,再使用荧光标记抗体使蛋白质可见。然而,这种技术只能观察固定的死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

如今,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和东京理工学院的跨学科团队为抗原探针库制作了一个新工具——可用于活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的基因编码探针。研究成果发表在7月3日的《Nature Communications》。

Stasevich实验室的博后学者Ning Zhao是这项技术的重要发明人,他们设计的新型抗体探针被亲切地称为“弗兰肯体(Frankenbody)”,由于它就像闻名小说《弗兰肯斯坦》中描写的科学怪人。科学家们提取了正常抗体的结合区,即“粘性部分”,然后再将它们移植到不同支架上,从而在活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中保持稳固且保留抗体特异性。

“你直接可以把它当做活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成像试剂,”生归天学和分子生物学系助理教授Stasevich说。“不必要绿色荧光蛋白这些标签,它自己就是一种能与你的目标蛋白结合的荧光抗体。”

身披诺奖荣耀的绿色荧光蛋白是一种被广泛使用的生化工具。然而,GFP尺寸相对较大,发光时间也受到肯定的限定。新探针体积变小了,发光速度变快了关键词优化,因此可以实时捕捉目标蛋白的生成。

研究人员使用经典的HA标签测试了新工具。HA是一种小型线性表位标记,来源于人流感病奥林巴斯显微镜毒蛋白凝血素的组成部分。“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向在固定的、死亡的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中观察HA标记蛋白,”Stasevich说。“如今我们看到了这些蛋白在活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中的动态。”

将来他们还计划行使新探针来开展新型RNA成像实验。传统的抗体价格不菲(通常一个订单需花费数百美元),而且存在许多变异性新疆人事考试网,很难进入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因此,Stasevich认为他们的新探针为蛋白质和RNA翻译成像提供了一种低成本的解决方案。

在本文中,科学家已经展示了一些应用,包括单蛋白追踪、单RNA翻译成像和斑马鱼胚胎的放大荧光成像。所有这些实验对传统的荧光蛋白标签都很有挑衅性。

免费索取最新一代细胞奥林巴斯显微镜增殖检测技术资料信息,无需抗体,轻松获取更加正确的实验数据

原文检索:A genetically encoded probe for imaging nascent and mature HA-tagged proteins in vivo

(生物通:伍松)